【NLP演讲的可控目标】 目标的演讲

-->

作者:哈瑞·阿德尔 | 文章出处:网络

可控的目标

我们经常认为雄辩技能是一种天赋。但是,有天赋的演讲者极少能够说明他们成功的秘诀,并用于训练其他人。事实上,我们都有以这种方式运作的策略,以产生NLP所说的“潜能”。这些都是以控制方式运作。这种力式可以运用于目标的每个方面,从通过操纵驾驶仪的物理运动获得某种自我信念到为了手头的工作进入合适的状态。你可以将控制目标实现的这些方面使用于该部分的任何主要应用,但这里我只说明它们在公开演讲情形下的使用。

在—项技能或能力的应用中,我们可以利用身心控制系统或目标实现系统的基本因素。在公开演讲、绘画、运动等特殊领域中,自我形象成了一个潜意识的目标,正如那样,自我信念和自我形象影响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情,并且成为人们成功的惟一重要因素、作为一个名词化词组,根据马斯洛的自我实现和大部分需求与激励模型的特性,信念和自我信念被提到神经学的很高层次。在公开演讲中,一个弱自我信念通常能说明成败的很大部分,

控制系统需要一个感性的目标。通过表达你的信念,或者说明组成、支持、证明你信念的是什么,你就能够实现感性目标,信念改变的一种模式,设想多种提供这种支持或证据的行为或经验,感性经验通常以常识性的方式出现。在这种情况下,你的行为限定了你——你的价值观、信念、特性,等等。一个能移情他人、与他人和睦相处并容易交朋友的人将发现,他很难抵制“大众一员”或“优秀沟通者”这种自我信念。

即使是有批判性和自我怀疑倾向的有意识头脑神经系统(大脑左半球)最终都会服从于证据或理性的论争。无意识的头脑神经系统只是简单地记录感觉图像或行为记忆,并根据已有的信念和价值观进行分类。这些以碰巧的方式进行,形成善良行为与恶意行为的螺旋式交替,因此有人具有“不能做”的非理性信念,同样也有人(并不太多)有“能这样做”的非理性信念。

自我信念

公开演讲中至关重要的负面自我信念因素(比培圳和销售中更多)说明稍微进一步的评论是必要的,应该提醒自己记住一个典型自我信念的起源,我们已经简单地涉及到这个问题。一个六岁女孩瓦莱丽,无意中听到一位她很喜欢的阿姨对她妈妈说:“乔治难道不聪明吗?他—口气读完了那些单词并完成了数学题目。”瓦莱丽知道聪明是什么意思,因为她以前曾经听到过别人这样称赞过她的一些同学,但直到现在她从来没有把她的哥哥乔治与“聪明”联系在一起。现在,她就会想:“我希望我是聪明的。”由于更多的随意评论和接下来几天与朋友的玩耍似乎都符合她的疑虑,这样就埋下了怀疑的种子。然后,一个朋友说了她一句“愚蠢”。当软弱的自我信念——“我并不十分聪明”开始在她的脑海中生根时,自我实现的螺旋交替就开始启动了。

在她四十多岁时,她依然认为她“不够聪明”。的确,她在理论科目上有困难,阅读也比别人更慢,而且思维经常掉链子,等等。即使她在一门大学开放课程中的行为和考试结果证明了相反的结论(即她是聪明的),她依然认为她的自我信念是正确的,并对她的侥幸成功找出一些让她的亲密朋友看起来非常愚蠢的借口。

无意识的大脑神经系统使它一如既往。思维过滤器根据固有的信念和态度解释任何感性的经验,这种固有的信念和态度令人惊奇地增强了这毫无理由的信念,而不会产生怀疑,也不产生相信其他的信念愿望。

即使有—个很强的自我信念,授权的体验在头脑中反复地再现会打破这种平衡。在此,用你有意识的大脑神经系统(大脑的语言中枢)再次证实这样的抽象观念:通过内心呈现的感性经验会不自觉地得到确认。

前面文章所描述的另一个信念改变模式也可以实现这个目的。在这里,你逐步累积地改变信念,走过了不同阶段的怀疑之后,可以随意地加以改变,通常包括信念的改变。但是,你必须迫使自己相信。通常,当一个人大体上确认了自我信念的随机起源,他就进入了重要的转折点。更进一步,他们揭示了特别不利信念的虚弱基础之后,会想起这种信念的童年时代根源。变,我们正常情况下是不会接受的。上部分我重点强调了在原则和假设前提方面建立基础的重要性,而不是首先说明技术。没有这样的基础,下面的工作也许会举步维艰。

言行一致

言行一致意味着全面彻底地沟通。在这种方式下,你的每一部分都相信并追求着同样的目标。当你的某些部分有不同的安排,也许是不知不觉地,就会产生言行不—的情况,通常,这都会通过肢体语言、声音、话语、生理等某些方面表现出来。人们不需要通过掌握沟通理论这条渠道来发现言行不一致之处,比如孩子从小就是这样处理的,但是言行不—并不能改善亲和感、沟通以及沟通者本人的精神状态。

你可以通过练习题来解决任何基础部分的问题。实际上,前面讲述的合适的目标一般都排除了所有可能的冲突,你可以根据自身的需要进行删节和改动。

言行一致涉及讨论的神经学的不同层次。一般而言,高层次的信念和价值会与低层次的行为相冲突,比如自我信念“我不善于(或擅长)在公众前发言”与你在公开演讲时的实际行为有所冲突。通常,高层次都以破坏低层次的行为而取胜。如大家所见,你可以在信念层次上改变行为,或通过多感官精神演习来获得公开演讲的经验